联系方式:

诺和诺德中国,调整!

发布日期:2018-10-27 16:34:27
10月22日讯 诺和诺德将扩大销售团队和关键客户管理团队,简单来说,诺和诺德要招人了。
 
  ▍新增新兴事业部,专用于GLP-1药物推广
 
  近日,据医药代表公众号消息,诺和诺德中国向员工宣布,将扩大销售团队和关键客户管理团队,并对两个团队架构重组。
 
  据悉,诺和诺德主要新增了一个专注推广GLP-1激动剂和生物制药的新兴事业部(EBD)。
 
  资料显示,GLP-1激动剂是一类新型的胰岛素促泌剂,研究发现,GPL-1的降糖效果属于血糖依赖型,低血糖时作用明显减弱,因此低血糖的风险很低。
 
  其中,利拉鲁肽(诺和力)是诺和诺德研发的GLP-1受体激动剂,2010年1月25日获得FDA批准。2016年全球利拉鲁肽市场达到29.80亿美元,同比上一年增长11.20%。
 
  
(图片来源:火石创造)
 
  2011年,利拉鲁肽在中国上市,商品名为诺和力。据米内网数据,2016年国内重点城市公立医院诺和力市场为2691万元,同比上一年增长43.83%。
 
  2017年7月,人社部发布《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将36种药品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乙类范围的通知》,利拉鲁肽成为唯一入选的糖尿病治疗药物,也是医保中唯一的GLP-1受体激动剂。从723元降价到410元(3ml:18mg/支),这将进一步促进利拉鲁肽的市场放量。
 
  利拉鲁肽为诺和诺德带来的利润可想而知,由此,诺和诺德专门成立一个事业部来推广GLP-1类药物和生物制药。从2019年1月1日起,诺和诺德将拥有两个销售团队,新增的新兴事业部和原来的糖尿病事业部(DBD)。
 
  ▍腾笼换鸟,诺和诺德先裁后招
 
  诺和诺德的业务调整,此前早有脉络显示,大多以裁员的方式呈现。
 
  9月18日,诺和诺德官方网站发布《转变研发方式的计划》,宣布在中国和丹麦裁员400人,作为其研发部门重组的一部分。
 
  6月,据媒体报道,诺和诺德正在考虑执行成本削减计划,或将大幅裁员约3000人。
 
  2016年9月,诺和诺德被划分为北美运营部和国际运营部两个运营部门,大中国区属于国际运营部5个业务区域;同时,为了应对在胰岛素业务市场越发激烈的市场竞争,诺和诺德计划裁撤1000人以帮助削减成本。裁员范围覆盖研发、销售和行政部门。
 
  总的来说,诺和诺德此前传出的消息多是与裁员相关,经过裁员后精简成本,重组业务,为之后的架构重组腾出一定的空间,腾笼换鸟,先裁员,再招人。
 
  这在跨国药企大裁员的风潮中,显得独树一帜。
 
  ▍多家跨国药企调整架构
 
  一年以来,多家跨国药企纷纷对华业务架构的调整加大力度。据四大会计事务所的德勒分析,跨国药企的超国民待遇受到挑战,原研药高溢价优势不复存在,谈判降价换市场未达预期,国产替代进口趋势明显,各种挑战造成的经营压力使跨国药企开始调整布局。
 
  辉瑞
 
  辉瑞对公司结构进行了调整,使公司专注于创新药、仿制药、以及消费者医疗健康三大领域。创新药业务部门将包含辉瑞现有的所有创新健康部门,以及一个全新的,针对医院的新药部门,后者将专注于无菌注射剂和抗感染药的推广。
 
  默沙东
 
  1月5日,默沙东的总裁罗万里向员工公布了中国区业务运营架构调整的通知,原中国区域运营团队(十大区及几个事业部)将整合成两个销售部门:基础医疗部门和院内及专科医疗部门,由默沙东中国董事总经理、区域运营负责人施旺继续领导;女性健康和男性健康合并成一个独立部门;糖尿病事业部和2017年新成立的疫苗事业部、肿瘤事业部保持不变。
 
  武田制药
 
  武田制药将几个事业部何为特药事业部和普药事业部两个部门,前者负责推广抑那通、恩莱瑞,维多珠单抗Entyvio等;普药事业部包括现有的消化产品以及心血管及代谢产品,主要有潘妥洛克、达克普隆、普托平、艾可拓、阿齐沙坦酯等。除此之外,因为要完成其大规模的夏尔收购,武田于9月11日公布了关闭芝加哥地区美国总部的计划,并将其美国业务集中在夏尔运营的波士顿地区。
 
  夏尔
 
  夏尔重组了公司结构,将其拆分成两个独立的内部业务部门:罕见疾病部门和神经科学部门。两部门将作为独立的业务部门运营,未来公司将考虑是否将部门改为独立公司上市。
 
  西安杨森
 
  西安杨森组建了一个庞大的“核心产品事业部”,由原中枢神经系统业务、普药业务和非处方业务三个主要的业务单元合并而成,并根据治疗领域分为四大核心业务板块:精神科、神经科、感冒咳嗽及发热/消化、皮科/抗过敏。
 
  曾有媒体表示,中国医疗市场环境多变,竞争格局挑战越来越大,在医改的背景下,公立医院医疗费用增长不能超过10%,按病种付费等改革的逐步推进,按产品线划分带来的成本风险变大,为了提高团队合作效率及更加紧密的团队合作,提高抗风险能力,各企业都在改变已有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