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神药风波”一年后 莎普爱思推新之路前途未卜

发布日期:2019-01-16 11:15:22
医药网1月14日讯 已进“不惑之年”的莎普爱思,曾因“神药”风波而备受关注。如今,距离“神药”事件一年多之后的莎普爱思怎样了?
 
  从近期莎普爱思发布的公告来看,先是有股东转让公司股权,接着又有股东减持,由此看出,莎普爱思想要重新树立消费者信心并非易事。
 
  此前,莎普爱思公布的2018年三季报数据显示, 2018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9%,净利润同比下滑47%。同时,莎普爱思还发布了新品,但新品能否被市场和消费者接受?或许仍需市场检验。
 
  股东忙着减持与转让
 
  日前,莎普爱思股东许孝男、金跃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减持84万股,股份减少0.16%,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合计为0.5%。
 
  根据莎普爱思近日的股价来看(约为7元/股),两位股东套现约590万元。截至公告当日,股东许孝男、金跃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合计完成84万股的减持,权益变动前许孝男、金跃国合计持股0.66%,权益变动后持股比例合计为0.5%。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莎普爱思就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陈德康与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和投资”)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其持有的公司3115.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份(约占总股本的9.66%)协议转让给养和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此事距离2017年年底莎普爱思主打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遭到媒体质疑一事过去恰好一年,而在当时(即2017年12月19日),陈德康曾承诺自 2017年 12月20日至2018年12月19日不减持所持莎普爱思无限售条件流通股股份。显然,如今承诺期刚满,陈德康便立马出手转让股份。
 
  此前,陈德康持有莎普爱思总股本的38.63%,转让完成后还持有莎普爱思总股本的28.97%,依然为莎普爱思控股股东,同时陈德康还担任莎普爱思董事长。
 
  根据公告,双方协商同意确定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约为人民币2.6亿元,转让单价为人民币8.33元/股,这一价格比当日莎普爱思股价有约两成的溢价。
 
   “神药”风波难平息
 
  2017年12月2日,新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文章引述多位眼科医生的说法和权威文献资料,力证“莎普爱思滴眼液”预防和治疗白内障是弥天大谎,是用洗脑式广告营销“坑害”老年人,使其延误治疗、有失明风险。
 
  如今,“神药”风波已过去一年多,在这段时间里,这场风波到底给莎普爱思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从业绩来看,2018年半年报数据显示,其营业收入同比减少了21.32%,下降到3.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了43.86%,至5088万元。
 
  半年报称,公司营业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系滴眼液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3.12%,中成药产品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48.39%;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系滴眼液产品销售量同比大幅下降。
 
  莎普爱思的中成药收入主要来自全资子公司强身药业。年报显示,强身药业上半年收入同比下降了43.19%,净利润下滑97.65%。
 
  莎普爱思解释称,公司品牌美誉度受损影响到莎普爱思强身药业中成药主要产品四子填精胶囊和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的销售,其销量同比大幅下降,从而影响了其经营业绩。
 
  然而到了三季报,公司的营业收入为4.9亿元,同比下降29%;净利润为7792万元,同比下降47%;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08万元,同比下降62%。
 
  由此可见,尽管“神药”风波过去一年多,可对莎普爱思的影响依旧难以在短期内消除。
 
  为了走出“神药”风波,莎普爱思2018上半年低调推出十全大补丸、锁阳固精丸等新的销售产品品种。然而这些产品销售如何?外界暂时无从知晓。